煊哥是八嫂

ALL八

我愿为你背负一世骂名

一个脑洞……(以历史为背景改编,尽量贴合真实性吧!😂)




1360年,元至正二十年,这一年,在战马嘶鸣中,战鼓雷动中,有两个生命降临到这个乱世之中,襁褓中的他们前途未卜,两位母亲的面容是悲喜交加的复杂,饱含泪水抚摸她们怀里稚嫩的生命,军帐外火光冲天,厮杀声掩盖了婴儿的啼哭声,他们是降于乱世之中坚强的生命,可是映衬在他们身后的火光又将他们承托的那么那么脆弱,军帐咧咧直响,吹入帐中带着血腥味的热浪席卷着帐中每一个人,他们在母亲怀里并未待满一分钟,便被穿着冰冷铠甲的士兵用黑色的麻布包裹起来,他们是这片焦黑大地上未来的希望,他们来不及获得父亲的亲吻,来不及吮吸一口母亲的甘甜的乳汁,他们只来得及获得两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名字,——朱棣、李景隆。
1368年正月初四,历经二十年战火,海宇方得统一,明王朝建立,定都应天(今南京市)年号洪武,谁也不知道那两个孩子如何在战火中存活下来的,但那一年,他们一个贵为皇子,另一个成了曹国公公子。
“臣李文忠,参见四皇子!”皇子与朝臣间亦行君臣之礼,朱棣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人,扑的一下,趴在其背上,稚嫩的声音亲昵的喊着:“哥哥。”
李文忠粗狂的面容上绽放出温和的笑容,他背着这个比自己小了21岁弟弟,侧颜的瞬间,口气已经换成亲人间温煦的口气“怎么又来找哥哥习武了?”
“恩”朱棣坚定的点着头,双手刚刚好能环抱住李文忠粗壮的脖颈,哥哥宽厚的背脊给他莫名的踏实感,李文忠是朱棣心里的英雄,是他望其项背的人物,而他铠甲下的温柔,也是朱棣渴望而不可求的浓浓的父爱似得温暖。
朱棣是朱元璋第四个儿子,他八岁的时候,朱元璋已经有十个儿子了,他不是得宠的那一个,甚至,他的这个父亲在他眼里只有严厉,恢弘华丽的宫殿里,他得随着他三个哥哥,背诵四书五经,那是他不喜欢的,可是面对朱元璋他除了顺从并无他法,朱元璋的慈爱温柔只对一个人,那就是朱棣的大哥朱标,朱棣连万分之一的父爱都不曾能涉及到,他看着朱元璋对朱标的宠爱,他向往,但他终究知道自己得不到,他的母亲是个地位卑微的妃子,他也只不过是他众多儿子中的一个,他所有的学习成长,只不过为了将来成为他哥哥朱标的左膀右臂,替他守护大明江山,他一辈子都将匍匐在他哥哥的脚下,小心谨慎。他从心里不喜欢满身书卷气的哥哥。
“棣。”在李文忠脚旁唤他名字的,正是和他同样生于战火之中的幼童,李文忠的儿子李景隆。他正抓着李文忠的衣衫,蹦跶着去触碰被自己父亲背着的朱棣。
朱棣见李景隆笑意甚浓,一个跳跃从李文忠背上跳下,一把将李景隆搂入怀里,揉着他细软的头发“九江,我们一块练武吧。”
李景隆,字九江,但大多数人只叫他景隆,很少很少,几乎只有朱棣会叫他九江,他顶着被朱棣揉乱的头发,从腰间抽出两把木剑,把其中一把赛到朱棣手里,明朗的笑声充斥在府邸上空,是孩子打闹的快乐,李文忠欣慰的看着自己的弟弟和儿子相处融洽,那是他在过去二十年里期望的景象。出生入死,纵横沙场也只不过为一世安稳。
“你长大会被封王啊?”李景隆眨着眼睛,看着朱棣问道。
“对啊。”朱棣回到,他们肩并肩坐着一池碧水边,水波中倒映着两个长相姣好的稚子的面容。
“哇~,以后你是王了,我是你的臣子。”李景隆晃荡着两条腿,一脸的向往,看着院子上方一见方晴空,碧蓝碧蓝的如同面前的池水。
“你不是我的臣子,你是我哥哥的臣子,我也是我哥哥的臣子。”朱棣的脸上有一丝失落,把玩着手里的木剑,李景隆看着他侧脸,他突然一巴掌拍在朱棣后背,险些将朱棣拍入池中,朱棣一个惊吓,有些责怪的眼神睨着一旁笑的没心没肺的李景隆。
“我李景隆啊,只做你的臣子。”李景隆说的大声,朱棣听的清楚,他的失落被笑意带走。
1370年洪武三年,四月初七,朱棣身着九章冕服在奉天殿门前被正式册封为燕王,大殿上举行着隆重的册封典礼,同册封的还有他的那些兄弟们,他看着跪了一地的满朝文武,看着面前伟岸的父亲的背影和父亲身边已为太子的哥哥朱标,一丝落寞悄然而至,然,又随即被他脑海里那句“我李景隆啊,只做你的臣子。”这句话吹散在四月春分之后总,想起李景隆说这话的摸样,朱棣忍不住笑了出来,身旁的礼仪太监,一脸不解的睇了一个眼神给朱棣,他这才发现,他方才那一笑,已经惹来父亲犀利严厉的眼神,他立马收了神情,恭谨的站立在大殿之上。
如雪一般的柳絮扬满整个京城,南方的春天似乎提早降临,阳光有一点点的刺眼,但暖暖的如同母亲的怀抱,怀抱着朱棣小小的身子,他手中捧着金宝金册,闪烁着异彩光华,朱棣,燕王,分封北平为其藩地,至此他也将成长为之后把守大明屏障的九塞王之一。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