煊哥是八嫂

ALL八

一生一世一场梦 入狱

入狱
“来人,将齐桓押入大牢听候发落,至于兰嫔。“二月红眼神悠转”赐一丈白绫。“
二月红话音刚落,袁冰沁膝行而上,带着剧烈的咳嗽声“皇上,臣妾的父亲被弹劾一事也是齐桓在背后捣鬼啊,只是入狱臣妾不服。”袁冰沁悲泣般的哀嚎,让二月红心中陡然一震,余光不由得瞥过身侧端坐着的霍锦惜,霍锦惜依旧雍容平和,毫无一丝惶恐之情,而面前的袁冰沁却已然失了态,不顾眼泪鼻涕横流的丑态,连咳带喘的悲鸣声让二月红心生厌烦,对齐桓他已经下令入狱,私通一事便只有个手炉,也不足为证,而二月红从小和齐桓一起长大,他虽怒但也心里清楚,齐桓心里装着的哪里会是时怀婵始终只有张启山一人而已,这私通一事的背后二月红不愿细想,也不想在此细想,而最让他悲恸心疼的还是齐桓暗中协助红琪言一事,让齐桓受着牢狱之灾对二月红来说已经是下了狠心,毕竟牢房阴暗潮湿非匹夫所能久待之处,可眼见着袁冰沁还咬着不放,又牵扯出袁天刚一事,一时怒气加怨怼一股脑的迸发,对着袁冰沁便是一阵低沉的怒吼“放肆,袁天刚一事是由大理寺寺卿石涛亲自彻查提审,就算齐桓暗中唆使陶俭上奏你父亲,他也是罪有应得,难不成还是朕诬陷了你父亲?”
“皇上”袁冰沁刚想为袁天刚喊冤,便听得霍锦惜在一旁假意咳了一声“皇上怎么可能冤了贤嫔的父亲。”霍锦惜眼波如秋风扫落叶般扫过袁冰沁的枯瘦的面庞“贤嫔怕是跪累了,怎么底下人也不知道拦着,婉橙,扶着你家主子回宫歇息去吧。这闹得连本宫都觉得疲乏了。”一句话说完,高傲的眼神死死盯着袁冰沁,脸微扬,婉橙心下凛然,赶忙膝行上前,在袁冰沁的耳边低吟 “娘娘,我们先回,万事不急在一时。”袁冰沁侧耳听着,一手搭在婉橙的手背上,抬眸间恍见霍锦惜弩了个“不急”的嘴型,便也只得默了声,在婉橙的搀扶下诺诺退了下去。
见袁冰沁离殿,齐桓才得了说话的空,脖颈间拉长着的线条是倔强的孤傲“皇上。“齐桓拱手“奴才入狱并无二言,心甘领罪,只是兰嫔,她怀的可是皇上的骨血啊,皇上怎的如此心狠赐她白绫一丈啊。”齐桓的眼神中是急切之情,疲惫爬上了二月红俊朗的面庞,他从未感到过像今天这般的心力交瘁,带着沉闷渺远的语气 “那又如何?”手扶上额头,轻揉。
“那又如何?哈哈哈哈哈,那又如何?“二月红的一句那又如何,如冰水从头将时怀婵浇了个透,背后如万虫爬过,细细密密刺痛着,在齐桓身后颤巍巍起身,袅袅漂浮如一缕青烟,泪眼婆娑失笑于殿”是啊,那又如何,皇上当日赐臣妾玛瑙珠链便铁定要臣妾一世无子无女,现在如何不敢说破了?皇上一心遏制家父朝中势力,定是不会让臣妾诞下龙嗣,这样的心思,又何须冠以私通这样莫须有的罪名给臣妾,直接说来便是,臣妾又怎会不答应,又怎敢不答应。“时怀婵踉跄几步站,身子摇晃间站定在二月红面前,与他逼视,也许这时的她已然用尽了自己毕生的勇气,含恨中抚摸着自己还未隆起的肚子,厉声道“皇上,你定要记住今天是你亲手扼杀了自己的孩子。”二月红怒睁双眼,猛然起身便给了时怀婵一击响亮又措手不及的耳光,打的时怀婵跌坐在地。
“放肆。”
“娘娘”几乎是同时若惢和齐桓喊道,二月红看着齐桓关切的样子,眉眼间透着肃杀与冷峻,又透着揪心的酸楚与失望,拂袖而去,只留下一句“来人,押齐桓入天牢严加看守。”
“是”两三个侍卫腰间佩刀烈烈作响,一人一边齐刷刷押制着齐桓的双臂,当他反手押着,身子被扭成低俯状态,连跌坐在地的时怀婵最后的样子都看不清,就这样强制的扭送出钟粹宫,而离殿喊出的那一声“时怀婵”悲怆的让心心痛,时怀婵侧目望去,只见到垂下的门帘,齐桓,足矣了,你唤我一声名,我此生便无憾了,连累你入狱,这份债怕是今生还不得了,如有来世,如有来世,时怀婵掩面失声痛哭,花了妆终究只留下一抹惨淡的笑意。
殿内最后只剩下霍锦惜和时怀婵,只见她踏着花盆底信步走到时怀婵身边,低眉冷傲“兰嫔,你何苦爱上一个不该爱上的人,值得吗?”
时怀婵嗤笑,发髻已然散乱,些许青丝垂下“那么皇后所爱之人,又有多爱皇后呢?”时怀婵抬眸却瞧进了霍锦惜的心底,那数年相伴却始终未换来情义的悲痛,让霍锦惜似跌入万丈深渊般惶恐无助,眼神中无法掩饰的惴惴不安实实在在落在时怀婵眼里“臣妾只希望娘娘您的心思最后能换来皇上的怜爱,不然今时今日您所设的局害得人明日怕是要报在您的身上,您又值得吗?”
“将死之人本宫又与你有何多说,来人伺候兰嫔行白绫之刑。”钟粹宫的大门在霍锦惜身后被人严严实实的轰然关闭起来,在霍锦惜踏出钟粹宫后院的那一步时,听得殿内一声悠远的哀呼“娘娘”那是若惢悲泣的哀哭声,霍锦惜微微一怔,眼中竟然流转着一丝惆怅如深秋清冷的雨,淅淅沥沥湿了心“玉蕊,你说本宫最后会不会落得兰嫔一样的下场。”
“娘娘妄言了,您是中宫之主,只要齐桓一除,便没有人能威胁到您了。”玉蕊安慰道。
“希望吧。”霍锦惜抬头看着院内一方碧天,暖阳又透出了云层,洒了一院的金粉,人沐浴其中像周身蒙了一层薄丝,说不出的柔和,可是人的心却像是永远滞留在已经过去的冬季里,冻成冰,坚硬寒凉刺骨。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