煊哥是八嫂

ALL八

成王败奴8

夜袭重创了鞑靼的势力,狼狈逃出来的主力部队成了残军败将,其实对于齐桓和张启山来说这个是难得出逃的机会,在齐羽发动夜袭的那天晚上他们除了两人之间的激情外,其实还有很充裕的时间离开这个充满阴谋诡计的地方,然而齐桓并没有这么做,因为他清楚的知道,他回仁朝的机会到了,他是仁朝废黜的皇帝,前朝乃至整个国家都欠他一个理由,而这个理由只有一个人能回答,那就是齐羽,齐桓并非真的不知废帝是为何用意,而那只是表面上的,让鞑靼失去威胁仁朝的筹码,但其中暗藏的云谲波诡呢?说白了就是你齐羽非要杀我齐桓的真正理由是什么,你我25年在杀人不见血的后宫相依为命,虽然一个贵为太子,一个贵为藩王,但其中的艰辛,活下来的这份不容易只有他们自己才清楚,摒弃至高无上的身份活的如宫墙根那阴湿环境里的青苔,不见天日,只有相互间在夜晚相拥的慰藉,然而,待母夙愿得偿,他们也终于光明正大走到人前时,齐桓却恍然惊觉,他们并没有成长为支撑起朝廷,国家的苍天大树,而依旧是潮湿的青苔,虽然遍布朝野,却依旧阴暗脏秽,他们终得阳光,可那阳光却连一丝光芒都没有照进他们的心里,在那里依旧黑暗,依旧阴冷,齐桓再次品尝心碎的滋味隔了九年,苍茫草原辽阔无垠,他的心如同眼前之景一般苍凉悲怆,齐羽,他必定当面问清楚,他为何一定要置自己于死地,如果为了王位,那么过往25年的兄弟情分难道如此虚无缥缈,难道至始至终都是他齐桓的一厢情愿?他处心积虑完成了母亲的夙愿,杀光了所有太宗的子嗣,夺得至高的皇权,可是这有多可笑,他自己也是太宗的子嗣,难道母亲的夙愿里包括了自己的死?只有他自己一人不知?齐羽就是完成最后夙愿的那个人?那齐羽呢?他也是太宗的骨血,又由谁来了结他呢?齐桓第一次感到迷茫恐惧困惑,他双手环抱着自己,棱角分明的骨骼隔疼着自身单薄的皮肉,第一次将自己的软弱展示于天地之间,一个谙于心计城府深沉的人,现如今这般无助又无比痛心的留下了他人生中为数不多的眼泪,而在他身后,一双眼睛正注视着他,那就是张启山,他从背后环抱住那个昨晚与他有过肌肤之亲的男子,自己的弟弟,温柔抚摸着他散乱的发丝,里面夹着银白,也是张启山心里对他的不舍和心疼,“齐桓,我这辈子都会保护着你!”这是张启山给他的承诺,是的,他从被流放莽荒之地的云南,第一次见到齐羽,他便知道所有暗藏人后的阴谋,于是他将计就计,步步为营的来到齐桓身边,不为其他,只为保护他,那个他曾经无比厌恶的弟弟,那个曾经被他随意欺负挑衅的人,不知在何时他就像一抹影子留在了张启山心里,而之后一直笼罩在他心头,他俊美无比的脸庞,他在他面前的羞赧,隐忍都成了蛊惑自己的魔咒,于是在齐桓面前,张启山不计得失,可惜他掏心的承诺却只有他自己一人听见,齐桓就是齐桓,19年的历练,让他可以很快的从悲痛迷茫中走出来,他的脸是从来没有的阴沉,张启山的誓言他没有听进去,只抬起头,异常阴狠的眼神望着张启山“我要回朝。”他的指甲掐进张启山健硕有力的臂膀里,得到的张启山一声“好,我们回朝。”
损失惨重的鞑靼,看着站在他们面前的齐桓和张启山,突然意识到,这个两个人现在对他们来说已经不是白吃白住消耗他们资源的仁朝弃子这么简单了,而是会给他们鞑靼招来大灾的祸害,因此沉默中,所有鞑靼人的心里都只有一个想法,赶走他们,赶走这两个瘟神。齐桓和张启山自然不用他们送,也会离开,只是齐桓在走前还必须完成一件事情,那就是解决马哈木的一个困扰,对于马哈木来说,受到了仁军大规模的夜袭后,他的脑子便浮现出一个很关键的问题,那就是齐羽是如何准确知道他们的位置,要知道在没有卫星定位和手机定位的年代,你要在辽阔草原上找一群游牧民族那是相当困难的一件事情,若是别人就安营扎寨在那,等着你来找,那也不是太难,但人鞑靼今天走这,明天走那的,要准确知道他们的动向,并准确在伏击地外埋伏下,这就是一项不怎么可能完成的任务了,以至于齐桓被俘一年多仁朝从来都没有轻易发过一次兵,在马哈木绞尽脑汁百思不得其解时,齐桓适时的出现,给了鞑靼重创中的重创,简直就是在人伤口上再刺入致命一刀,而他并非落井下石之人,他这么做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趁这个机会完全将这个从明朝开始就成为边疆不稳定因素的蛮荒民族永远的打压下去,因为他的目的很明确,排除外部干扰,一心内斗,直至夺回权位。于是他放弃了唯一一次可以和张启山逃离鞑靼控制的机会,重返这个蒙古可汗的身边,他只说了一句话“但凡将士皆成伤兵,除了”除了后面就不用说了,马哈木顺着齐桓的眼神就能知道他指的是谁,托哈托,那个只是弄脏了衣服,正以极其悲痛的神情安慰着伤员的蒙古第一谋将。这把怀疑的火苗终于成了熊熊烈火灼烧着马哈木的内心,放眼望去,这片焦土之上,除了托哈托就只有伯颜毫发未损,连曾经大仁朝的皇帝都受战事牵连受了伤,当然了,齐桓受伤是确实受伤了,他肩部的衣服上有明显的血迹,当然这个伤不是战火引起的,只有齐桓和张启山心里最清楚,但是不管怎么伤的,齐桓他就是负伤了,连仁朝的俘虏都受了伤,你们俩居然毫发无损,这怎么都是说不过去的,这个说不过去导致的结果就是后来伯颜和托哈托都殒命与马哈木的手上,关于这件事情,这里就不详细说了,反正这两个人死了,蒙古唯一有点头脑的人都没了,剩下来的人先不说在经历了这次重创后需要长时间的休养生息养精蓄锐,单说就凭这马哈木一人,也翻不出仁朝的五指山,就这样外乱解决了,接下来就是内部矛盾了。
我们说齐桓对于鞑靼来说就是个烫手的山芋早扔早了,而对于齐羽,他真的无比憋闷了,这齐桓莫非是有玉皇大帝罩着?不然怎么他费尽心思都弄不死这个人呢?既然缜密的心思和计谋不行,那么我们就用简单粗暴来对付,接下来,齐桓如愿以偿的被齐羽以解救成功之名带回了仁朝,而这一路上,大戏小戏在这兄弟二人之中也没少上演,关于演技这两人要放现在那都是国家一级的,但这戏演来演去无非是表面和气私底下较劲,这到也没关系,周围的人全当观众好了,反正看戏也是免费的,问题是,这戏演到中场,却牵扯进来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张启山。为什么他会被牵扯进来呢?这就要分两个人的角度来看了,对于齐羽,这张启山是这一年多来唯一陪在齐桓身边的人,至于成没成为齐桓的亲信,齐羽不知,但他知的是张启山早在大同一战已经背叛了自己,既然我给你的阳关道你不走,那么我也就不心慈手软了,虽然张启山也是齐羽的兄长,但和齐桓比起来,他还差了一半的血缘,因此连齐桓都能杀的人,你个张启山又算什么,而成为齐羽必须除去张启山的关键,却是因为他觉得这位曾在仁武年间立过汗马功劳的仁朝第一将领,才是齐桓能够活到今天的唯一原因,大同之战他没有趁机刺杀齐桓,被俘后又是他受尽刑罚为得只是保住齐桓不死,而这次夜袭,又是他带着齐桓逃出危机,若要齐桓死,张启山就必须先死,这是齐羽的想法。反过来,我们再来看看齐桓,对于齐桓,他对张启山的感情是复杂的,因为每次的命悬一线的时候,都是这个男人挺身而出护住了自己,而也是这个男人在过去的整整一年的颠沛流离间唯一至始至终守着自己的人,虽然他与齐桓的长处方式可能猥琐了一点,但毕竟他齐桓在关外唯一能汲取到温暖的,只来自这个男人,然而有句话怎么说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齐羽的阴谋被齐桓看穿后,在他第一次袒露出自己的软弱时,也意味着他对他人的信任就此降低为零,加之之前伯颜从中的挑拨,我之前也说了所谓离间计关键在于心,你要信,那么离间成功,你要不信,那么也就屁都不是了,而此时,浩浩荡荡的仁朝队伍中,齐桓的余光始终只集中在两个人身上,一个就是张启山,一个就是齐羽,对于他们,此刻的齐桓谁都不信,当然此时紧跟着齐桓的张启山也不会知道,那晚为什么一直对他抗拒的齐桓,会突然主动投入他的怀抱,其实理由很简单,这个就相当于给死刑犯临刑前准备的上路饭一样,你吃好喝好,安心上你的路,而对于张启山,吃好喝好他当然不那么在意,那么就此一次,送你个念想,这样也许你张启山去阎王那时也许也不会太过数落我的不是,从伯颜告诉齐桓,张启山是齐羽的人开始,齐桓便已经疑心深种了,也能理解吗,帝王无疑才怪,现如今的齐桓是可怕的,因为除夺位之外他早就已经心无旁骛,该除的彻底清除,该算的那么也是时候算清楚了,于是,一件让张启山终身难忘的事情发生了,他被齐桓背叛了。这也导致了张启山最后发兵叛变把齐桓往死里逼的事,这个后面再讲,现在先说眼前吧。
仁朝军队行至嘉峪关,那是入朝的最后关卡,齐桓坐在战马之上,看着仁朝的边界,心里五味掺杂,然而此时并不是感叹的时候,他只淡淡的问了一句“张大将军,就是在这嘉峪关后的大同救得我一命。”
张启山疑惑的看着齐桓,这句话是事实,但当着齐羽的面说出来,张启山确定这并不是齐桓的什么有感而发,当他还没从齐桓的话里反应过来时,只闻齐羽接着齐桓的话道“哦?启山兄长不是早被皇兄流放云南,又如何会在大同救下皇兄?”这句话时关键,因为齐羽已经全盘否认他是如何从云南纳张启山如麾下,又如何将他安插至北军之中,听到此,只要你还有脑子,应该就能辨别出其中的杀意,这份杀意不仅来自齐羽,还来自齐桓,这让张启山怎么都没想到,他目视着齐桓的背影,眼神里是痛在满满溢出,回想七年前他被齐桓贬为庶民流放云南那刻的情形,他也是这般的震惊,这般的痛楚,伯颜的刑罚虽然苛重,但也不及齐桓要置他死地的万分之一,他除了冷笑之外,只有呼吸间胸口里逼仄的疼痛,齐桓在他面前调转马头,他的眼里是如寒冰的彻骨冰冷,冰的让张启山不得动弹,那天夜里那个在他怀里纵情的人此刻就像一场梦,大梦初醒一场空的悲怆敲打着张启山的心胸,疼的他抓着缰绳的双手不住颤抖。
“张大将军。”还没等齐桓说完,张启山满脸伤痛道“你想说我犯了欺君之罪是吗?左右就是死不是吗?你还想说什么?”张启山的口气满是疼痛,干涩的话语同时也让齐桓的心里全然不是滋味,然而他依旧沉冷着他的脸,清冷中的绝美,张启山移不开视线。
“来人,将张启山收押起来,回朝后按律历发落。”这是齐羽的话语,然而让他震惊的是,在他话音刚落下的瞬间,只见齐桓飞身上前,跃上张启山的战马,从宽大的袖口中抽出一把匕首实实在在刺入张启山的背脊,整个刀刃全部没入张启山身体中,温柔的鲜血染红了齐桓和张启山的衣衫。
“皇兄”齐羽惊呼。众人亦是惊讶,只有那两个人,一个闭眼将愧疚深深隐藏心底,一个笑的凄楚疼痛。
“死在你手里,我无憾。”这是张启山倒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齐桓睁眼时,眼底只有不肖一顾的傲慢,他冷冷的俯视着躺在地上,躺在血泊中的张启山“欺君之罪,按律历便是死罪。”
“他毕竟是你我的兄长。”齐羽冷冷道。
“我也是你的兄长不是吗?齐羽。”当时的齐羽已经是仁朝的皇帝,齐桓再怎么和他是兄弟,在齐羽面前还是应该称臣,随军的一干将领刚想发话,便被齐羽拦住,他一个和缓的眼色递向齐桓“是啊,我的皇兄。”
如果我告诉你张启山就这么被齐桓杀了,那么这文章就该结束了,因为没什么好写了,因此张启山自然没死,不旦没死,而带他回去的人便是大同守将张日山,齐桓之所以在入关前动手,全然归结到一点就是他不是真心想让张启山死,毕竟发生过异常的关系,自然感情也会有微妙的变化,虽然齐桓将那次激情之夜定义为上路饭,但实际上若你真的对张启山没有一点动心,两个男人,发生那种关系,你还不如让齐桓死了呢,因此就是这个感情上的微妙变化,让他刺入张启山身体中的匕首并没有刺入要害,血是要流的,毕竟齐羽在,而嘉峪关这个地方,除了齐羽、齐桓还有一个人正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那人就是张日山,这个张启山的第一崇拜者,只要齐桓、齐羽一走,张启山就有救,这就是齐桓为什么选择关外,而不是像齐羽说的那样带回仁朝发落,你一旦带入仁朝,往牢里这么一关,估计没得判决下来,齐羽也会在牢里安插黑手让你张启山死的那叫一个不明不白,于是先发制人,我齐桓都已经动手了,你齐羽总不能再下马查看一下张启山有没有死透吧,于是我们的张启山活下来了,在离京城最近的大同。
而回到朝廷的齐桓,也意料之中被齐羽软禁在南苑,那个曾经软禁过明朱祁镇的地方,我记得这个地方自从软禁过朱祁镇之后一直为紫金城里最不吉利的地方,明嘉靖年间,因为西苑着火,嘉靖一时间没了住所,而当时把持朝政的严嵩曾脑子不清楚表示让嘉靖暂居南苑以待西苑修葺完善后再搬回,而这个提议当时把嘉靖气到七窍生烟,你严嵩的老板家里遇到火灾没地方住,作为员工你不邀请老板去自己住也就算了,让想赶老板去晦气的地方住着,真的是反了,朱祁镇算是嘉靖堂哥的爷爷,都过了那么久了,那地方还这么晦气,可想而知,齐羽安排齐桓回朝入住南苑是什么意思了,他就是告诉齐桓,我就是曾经囚禁朱祁镇的朱祁钰,你就在这等死吧。
于是齐桓住进了这所年久失修晦气无比的宫殿,而按照齐羽的计划,接下来的他要做的事,还是在人前扮演好他好弟弟的形象,假意让位给齐桓,当然在无所谓众臣表决结果如何,他都不会让齐桓活到那个时候,方法很多,反正人已经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了,下毒,行刺亦或者失火等等,那些后宫惯用的“天灾人祸”一同给我上演了,我齐羽就不信这样你齐桓还不死。只要你死了,我就算真意要让位,也没人给我让了,齐羽真正是那种又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的人,只是一路阴谋的得逞,似乎让这个年轻皇帝有些得意忘形,只差一步了,你齐桓就永别了,他低估了齐桓的势力,要知道当年可是齐桓拉着齐羽去翊坤宫演的苦肉计,论阴谋心计,齐桓还是比齐羽高那么一级。
就在齐羽在朝堂上假意提出让位后的第三天,意想不到的事便发生了,让位不旦没成功,而“齐羽”也名正言顺,如愿以偿的继续坐着仁朝的皇位,“齐桓”在那天后像是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继续作为国家的弃子存活在他一直待着的阴暗角落里,直到很久很久之后,一个秘密的揭穿,他才被人从南苑释放出来。这里先卖个关子。

评论(1)

热度(19)